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《一日三秋》:书写对故乡和人生的多维反思

2021年7月30日   来源:时代讯网

 

 

 

 

著名作家刘震云暌违四年推出最新超现实主义长篇小说《一日三秋》,书写对故乡、对人生的多维反思,其以笑话结构全书,以冷幽默消解严峻、化铁为冰,以独特的观察写出人的命运。日前,他通过直播与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畅谈创作。

 

30多年来,刘震云的作品形成了“故乡”“我”和“一”三个系列。《一日三秋》是“一”系列的最新作品,小说引用了民间关于以笑话为食的仙女“花二娘”的传说,以想象的故事描述“我”这个作家记忆中的六叔生前画作,探讨故乡河南延津人幽默的特征。六叔的画以延津人事为题,既有日常也有神鬼,既写实又呈现后现代,深得“我”的喜爱。六叔死后,“我”以记忆中六叔的画为母本,写下这部小说。刘震云在家常的书写中再现了生活的生动,以强悍的叙事能力体现出丰富的人生经验和价值。

 

书稿付梓前,北京长江新世纪制作了100本试读本,邀请读者和评论家试读获得好评,被认为是刘震云继《一句顶一万句》之后的又一个创作高峰。在李敬泽看来,《一日三秋》达到了人生艺术的豁达之境,“《一日三秋》是刘震云的秋天写作,像秋天一样包容、成熟。刘震云的小说是真正的中国人的故事,小说里有中国人最具根性、最深沉的生命体验和情感。题旨繁复,但百炼钢化绕指柔,特别深入,也特别从容自然。”他透露,“人老泪多,我以前看震云老师的书,有很多乐趣。这本书也非常有意思,看的时候夜深人静,外面还下着雨,时不时就有那么一两行老泪流下来。”

 

作为刘震云的创新之作,新书在六叔的画作之上搭建起多重空间, 刘震云在画里画外、戏里戏外、梦里梦外、神界鬼界、故乡他乡、历史当下等多重矛盾中诠释了“一日三秋”的多重意义,写出现实与想象中的人性、土地、命运。刘震云说:“这是一部笑书,也是一部哭书,归根到底是一部血书,多少人的血堆出来的笑话,还不是血书吗?”

 

《一日三秋》是一部充满了笑话和黑色幽默的悲剧,既魔幻又现实,刘震云表示:“这本书的一大特点是笑话,人间多少事,两三笑话中,一把辛酸泪,尽在不言中。”在他看来,文学作品慰藉人心的地方在于,“跟朋友说不出口的事,文学作品可以替你说出口;难以面对的事,文学作品可以替你面对;生活中你想不到一件事和另一件事有那么多联系,文学作品可以替你想得深入……在生活停止的地方,文学出现了。”

 

刘震云从河南延津的百家姓里打捞出无名之辈的故事,蘸上哲理的红糖,不改命运的苦涩,最后归入感慨与苍茫 。刘震云自称“初学写作者”,“文学一般不写自己知道的事情,写的就是自己不清楚不知道的事情,从这个角度说,我面对的每一部作品都是全新的,所以我说我是一个初学写作者。创作时,作家一定是把十八般武艺全部拿出来,倾尽全力运用他对文学、对生活的理解。 ”

 

 

 

(来源:天津日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