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6月保值率报告:进口车保值率与保有量正相关 雷克萨斯领跑

2019年7月2日   来源:时代讯网

 

 

7月1日,中国汽车流通月度形势分析会在京举办。会上,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了2019年6月中国汽车保值率报告,精真估数据中心提供技术支持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热点事件:新车换代,后续影响发酵

 

“国六”已经被讨论了很长时间,进入七月,“国六”带来了哪些后续影响呢?
首先是新车被迫换代。很多“销量位居中游”“产品力较强”的车型,在市场中的地位非常稳固,换代周期比较长。但由于“国六”政策的颁布,导致这一类车型不得不进行改款换代,升级发动机排放标准,以符合机动车排放要求。而这,也将导致二手车的残值下降。

 

 

其次是对各品牌车企有不同程度的影响。“国六”标准与欧洲标准非常接近,对于很多成熟的跨国车企来说,拥有大量且成熟的技术储备和应对经验,车型升级并不困难;但对于新兴的自主品牌来说,却是一次不小的技术考验;另外从营销上来说,合资品牌上个月降价清库存,又一定程度上挤压了自主品牌的销量。

 

再者,虽然很多“国六”新车已经上市,但明显供应不足,用户订车周期长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政策方向:拓宽二手车处置渠道

 

把目光转回到二手车市场。如果二手车仅在本地交易,那么增长空间非常有限,而跨区域流通是个很吸引人的增长点。目前,“国五”车型在绝大部分地区仍然是不受影响的,加速二手车跨区域流通有利于增大二手车交易量。

 

 

另一个潜在的市场则在更远的地方,那就是出口。近期,北京市发布了《北京市促进二手车出口业务方案》,二手车出口企业的甄选工作已经开始,今后二手车处置的渠道将会越来越多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6月二手车提前进入淡季

 

从线上车源来看,上个月车源量几乎已经停止增长,本月出现了小幅下降。通常七八月是二手车淡季,从数据上看,今年六月就提前进入淡季了。这个现象也与国六有或多或少的关联。由于各地执行“国六”的时间不同,要么担心不能上牌,要么担心价格暴涨暴跌,“不敢收车”是车商的主流经营状态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整体保值率环比持平

 

本月保值率与上月基本持平,细分市场当中,MPV一跃成为最保值的车型。这主要是由于MPV可供消费者选择的车型还是偏少,厂商竞争并不激烈,仍有很大的市场空白。保值率环比总体与上月持平,各级别有升有降,其中上涨的都是一些尺寸较大的。置换用户通常会选择这些车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进口品牌保值率与保有量“正相关”

 

进口车受税率、订单制影响比较大,整体稀缺导致保值率普遍不低。进口品牌往往存在产品单一、认知度低等局限,维保整备价格高也是阻碍二手车交易的因素。雷克萨斯保值率领跑的局面,得益于该品牌多年积累的保有量,相比于其他几个进口车品牌,雷克萨斯无论从车型级别还是车款上,都明显更丰富。2019上半年,恰逢其在华累计销量突破100万台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合资品牌座次排定

 

合资品牌排名趋于稳固,长期以来丰田本田交替领跑,日系、德系仍唱主角。宝马3系换代,推出了更运动、更智能、更豪华的全新车型,新车抢眼旧车失宠,6月份保值率略有下降。

 

 

自主品牌竞争激烈

 

自主品牌top10中,只有第一名的宝骏优势明显,其余9位上下差别小,竞争激烈。宝骏的优异成绩主要得益于其超低的指导价,使得保值率领先明显;广汽传祺较上个月排名上升两位;东南汽车则凭借爆款产品SUV车型强势复苏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新能源二手车市场变化

 

新能源补贴退坡的过渡期已经结束,现在开始执行新的补贴标准,购车补贴转向电动车使用环节,安全性和以充电桩为代表的配套设施成为重点。工信部刚刚废止的电池“白名单”也恰逢其时,新能源汽车的竞争和优胜略汰将更加激烈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纯电动车保值率持续上涨

 

随着插电混动车型不断丰富,保值率也在持续下降,厂商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;对比之下,纯电动车的保值率却持续回升。随着购车补贴政策的退坡,纯电动车的价格普遍上调,新车价格酝酿涨价带来了二手车价格上涨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新能源二手车面临置换

 

众多新能源产品品牌中,比亚迪产品具有很好的延续性,因此能给与消费者更多的信心,保值率表现良好;传统厂商里,豪华品牌宝马新能源起步较早,优势明显。

 

 

报告小结

 

最后,总结下报告要点如下:
国六产生持续影响,旧车残值下降;
进口品牌二手车面临三大困境:保有量、维保成本、认知度;
日系/德系轮流唱主角,工业制造+科技严谨的认知有关;
动力电池“白名单”的废止,国产电池的竞争压力对新能源车的保值率影响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责任编辑  丁延海)